【“五一口号”•记忆(21)】毛泽东复电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

来源: 统战新语  时间:2018-04-23 14:26:00  编辑:

身处西柏坡的毛泽东总览全局,运筹帷幄,指挥着百万雄师鏖战于解放战场。这期间,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上发动了更大规模的攻势,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全面防御”和“分区防御”。中原战场,粟裕发起豫东战役,一个月歼敌9万多人。攻克襄樊,活捉第十五绥靖区司令康泽。华东战场歼敌7万多,山东省会济南被孤立。晋中战场歼敌10万,完全孤立山西省会太原。华北北部战场歼敌2.5万余人,孤立河北省会保定。反攻一年来,解放军实力大增。新华社1948年7月26日社论说:已经没有什么国民党的设防城市打不开的了。
毛泽东在筹划与国民党展开大决战的同时,也密切关注着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对“五一口号”的反应。这期间,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以不同方式表示积极响应和拥护中共“五一口号”,共同促进召开新政协,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电报、通电,像雪片般陆续放到了他的案头。
该是对这些响应、声明发出回应的时候了!
1948年8月1日,毛泽东复电香港李济深、何香凝、沈钧儒等诸先生,并转香港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电文如下:
五月五日电示,因交通阻隔,今始奉悉。诸先生赞同敝党五月一日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建立民主联合政府一项主张,并热心促其实现,极为钦佩。现在革命形势日益开展,一切民主力量亟宜加强团结,共同奋斗,以期早日消灭中国反动势力,制止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建立独立、自由、富强和统一的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为此目的,实有召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的代表们共同协商的必要。关于召集此项会议的时机、地点、何人召集、参加会议者的范围以及会议应讨论的问题等项,希望诸先生及全国各界民主人士共同研讨,并以卓见见示,曷胜感荷。谨电奉复,即祈谅察。
各民主党派、民主人士在“五一口号”发布之后,旋即热烈响应、发表通电,而毛泽东的复电却于数月后的8月1日才迟迟发出,复电开头所称的“交通阻隔”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1948年5月6日,《华商报》发表了在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给全国的通电与答复中共中央的电文。按照当时香港的情况,是不可能将刊登民主党派等复电的《华商报》从邮政寄去或派人送去中共中央的。中共中央香港分局书记方方即令利用与党中央联系所设的秘密电台,将复电全文编临时密码上报中央,并无拖延。当时正是毛泽东与党中央从陕北向华北作战行军的时间:3月23日渡黄河入山西(晋绥解放区),4月10日入河北,13日到阜平县城南庄(晋冀察军区所在地),毛泽东住了下来,周恩来则与中央机关于23日到达西柏坡,与刘少奇、朱德相见。4月30日到5月7日,在城南庄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周恩来、朱德等均去开会。到了5月27日,毛泽东才迁去西柏坡。在这个活动期间,中央机要人员比较奔波,照顾不及,安定后又因技术原因,以致延误译出。
毛泽东的复电在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中引起了强烈的震动,大家倍感振奋,仿佛触摸到了新中国的第一缕曙光,感受到了新政协的第一搏脉动。自此,数十载民主的呐喊化作了一道道频传的捷报,凝结成了风雨同舟、休戚与共、肝胆相照的信念与承诺。
(选自《让历史告诉未来》,主编:朱维群)

(转载自微信号“统战新语(tongzhanxin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