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工民主党九十年:探索、启示与展望

来源:农工党德州市委  时间:2020-11-03 10:48:00

中国农工民主党成立于1930年,历经九十年风雨,即将迎来九十年华诞。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帮助下,经过近90年的探索和积淀,中国农工民主党逐步发展壮大,各项制度得到发展和完善,基本政治职能得到明确,有力推动了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巩固和完善,推动了中国的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值此中国农工民主党90华诞,我们很有必要回顾农工党的发展道路,科学地梳理和认识中国农工民主党在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以及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上的经验,探究其政党特性和演进历程,以期秉承党派传统,指导当前和将来工作。
一、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历史道路
任何政党的历史都脱离不了其所处历史阶段的时代印迹。中国农工民主党其特殊的建党背景、不屈的政治探索和曲折的发展道路,亦是由中国特定的历史环境和发展进程决定的,因此,一部农工党的党史亦是一部中国近现代史的缩影。
(一)萌芽探索阶段(1927年5月~1930年7月)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发动反革命政变,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邓演达等发表《讨蒋通电》,旗帜鲜明的参与领导反蒋斗争,并谋划改组国民党,继续领导国民革命。邓演达为寻求中国革命道理锲而不舍,赴苏联、德国、法国、英国、保加利亚等不同类型的国家考察,积极探索中国革命的道理,创立了“平民革命”理论,该理论坚持唯物论和唯物史观,其“土地革命、农民革命”的思想与毛泽东很接近,事实上,邓演达在1930年曾主动寻求同中国共产党建立“反蒋的联合战线”,但被当时左倾机会主义占上风的共产党所拒绝,邓曾预言“将来毛泽东一派当了权,我们是可以合作的。”
(二)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1930年8月~1949年9月)
1930年8月,邓演达主持召开第一次全国干部会议,宣告成立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即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前身。会议通过了《我们的信条》和党纲《我们的政治主张》,党纲贯彻了邓演达“平民革命”理论,核心内容就是“解放中国民族、建立平民政权、实行社会主义”,并且特别强调从国情出发,认为俄国革命经验不适合中国,也反对欧美流行的三权分立制。农工党成立后就把武装斗争作为夺取政权的根本手段,全面开展推翻蒋介石的革命活动。1931年夏,邓演达被捕殉难,倒蒋抗日遭受重创,农工党一度陷入迷茫。此时,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取得伟大胜利,使农工党的同志深刻认识到:中国的情况很复杂,唯有中国共产党是革命的主力,必须同共产党合作。1935年11月召开的农工党第二次全国干部会议,易党名为“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简称“解委会”),决定以“抗日、联共、反蒋”为党的总方针,正式确立了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政治路线,同时发表《组织反日阵线提议的宣言》,率先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八一宣言》,表达了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诚意。
同时,为坚持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政治路线,农工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先后开展了两次“整党”。1940年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蒋介石掀起三次“反共高潮”,“解委会”内部面临着“绝对中立”还是“偏向”中国共产党的争论,以章伯钧等为代表的“解委会”成员主张作为代表平民的政党,应当“偏向”中国共产党的立场,并进行整党;1947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国共和谈破裂,当时面临着“中间路线”还是“中共一边倒的”抉择,“解委会”表示要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坚决跟随中国共产党,并易党名为现名。1948年5月,农工党积极响应中共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五一”号召。1949年9月,农工党代表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表示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中国共产党长期合作,并参与制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作出了贡献。
(三)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1949年10月~1976年10月
新中国成立后,农工党在新生的人民政权中拥有了地位和作用,这是对农工党历史的公正评价和肯定,也表明农工党结束了受尽压迫和屈辱的在野党历史,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参加执掌人民政权的新型政党,踏上了与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通力合作建设新国家的崭新的历史发展道路。建国初期,为适应国家形势发展以及社会主义革命的需要,农工党以“纯洁队伍、健全组织”为目的,召开“五干会议”,开展整党运动,在中共中央的支持下重新发展成员,并与中共中央协商,确定了农工党的重点分工和主体界别,即“扩大对中上层知识分子的团结,并以医药卫生界人员为联系和发展重点,积极吸收医药卫生工作者参加组织”。至此,中国农工民主党由资产阶级政党转变为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力量”(1962年全国统战会议)。
文化大革命期间,农工党组织虽然被迫停止活动,但经受住了严峻的政治考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动摇热爱祖国和拥护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的立场,他们与广大共产党员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斗争。
(四)伟大历史转折时期(1977年5月~2012年11月
1977年10月,农工党恢复和开展活动,首先是成立了农工党临时领导机构,各省、市地方组织也相继成立了临时领导小组,之后便开展调查工作,组织学习中国共产党和国家的有关方针政策,整顿加强各级领导班子,重建了一批基层组织。此时,农工党的主要工作从对“老少边穷”地区咨询服务开始,包括对企业发展和为群众提供的微观咨询、对国家、地区发展中的重大问题、发展规划提供的宏观咨询。例如,上世纪80、90年代,农工党中央每年都组织专项调研,对贵州毕节、广西百色、陕西榆林等地区开展考察,对区域经济发展提供咨询服务。
伴随着我国多党合作事业的蓬勃发展,农工党的职能在不断扩展和延伸,从咨询服务拓展到参政议政,并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增加新的内涵和形式。2000年,蒋正华主席向中共中央提出加强西藏、新疆等边远省份的广播电视覆盖工作的建议,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2008年,桑国卫主席向胡锦涛总书记汇报了贵州毕节地区乡村卫生室建设的调研情况,有力推动了我国农村卫生事业发展。
(五)伟大复兴时期(2012年11月以来)
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确立了“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华民族进入伟大复兴时期。2013年10月起,农工党着眼深化政治交接、增进政治共识,开展坚持和法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习实践活动,引导广大党员深化政治共识、传承政治薪火,继承优良传统、巩固政治基础,切实承担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亲历者、实践者、维护者、捍卫者的政治责任。一方面积极参与政治协商,在国家政权和人民政协中发挥重要作用,例如,2013年陈竺主席对我国健康产业发展的建议和意见,在国务院印发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得到充分体现。另一方面积极参与社会服务工作,在传统项目及优势上发挥应有的内涵。2019年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农工党积极响应中共中央号召,充分发挥和利用界别优势,组织全党力量应对突发重大事件,除奋战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党员外,农工党还着眼于疫情防控工作中存在薄弱环节,结合实际工作,深入分析研究,积极建诤言、献良策,如党员苏钢强等同志聚焦中西医结合在疫情防控中的突出作用,针对中西医结合防治传染病长效机制提出有效建议,此外广大农工党员捐款捐物,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力量。
二、中国农工民主党的优良传统及特质
农工党在长期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共同奋斗,形成了追求真理、爱国革命、与时俱进、百折不挠的优良传统和特质,这些传统和特质既是农工党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农工党参与多党合作的重要价值追求。
(一)追求真理
邓演达为探求救亡中国的真理,考察欧亚不同类型的国家革命经验,不仅认真研究了这些国家政治、经济、历史等人文社会科学,而且学习和研究了一些马克思主义著作,开始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去分析中国社会的状况,得出了许多有价值的结论;在农工党萌芽时期,谭平山将自己对革命理论的思考撰写成《科学的三民主义》一书。可以说,一部农工党的党史就是一部追求真理、勇于探索、不断进步的历史,他在长期的斗争实践中,勇于探索民族革命和富国兴邦之道,不断追求救国、强国的真理,逐步由同情、支持进而到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走上了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广阔道路,这是农工党最可珍视的宝贵政治经验,也是农工党代代相传的光荣传统和法宝。
(二)革命精神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农工党是为革命斗争而诞生的,并在不断地革命斗争中成长和成熟起来,是一个勇于革命、敢于革命的党,革命的精神也始终贯穿农工党的发展进程中。建党之初,农工党迅速采取行动,开始建立地方组织、创办进步刊物、开展民运工作、组织反蒋抗日同盟等,以实际行动推动新民主主义革命发展,最后到响应“五一”号召、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农工党的指导思想和政治纲领虽历经更张,但始终延续了革命党的本色和初心。农工党认为深受剥削压迫的农民阶级和工人阶级的革命性最为强烈,是中国革命的主力军。特别是在农民问题上,邓演达将农民问题上升到中国革命的战略高度,指出“中国的国民革命可以说就是农民革命,如果不能解决农民问题,无论如何革命是不会成功的”。这些认识与毛泽东非常接近,说明农工党在革命理论上已经达到一定高度。因此,无论是反蒋抗日,还是协助中国共产党进行民族解放战争,农工党一以贯之地坚持武装斗争,并孕育出独特的革命精神。
(三)与时俱进
农工党是一个与时俱进的党,他秉承爱国革命本色和初心,并且能够根据形势变化在每一历史重要关头都做出正确的抉择。在对中国革命领导权的探索上,农工党先是希望通过改组国民党,以国民党左派为核心领导革命;然后期望建立自己的革命武装,争夺革命领导权;最终认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代表最广大工人和农民的利益,中国共产党理应成为中国革命的领导者。再如,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认识上,从提出“倒蒋抗日”,到“抗日、联共、反蒋”,再到参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组建中国民主同盟,农工党经过一步步探索,最终认同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并在其中找到了自身位置。新中国成立后,农工党召开第五次全国干部会议会议明确提出“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在一届全国政协二次全会上提交《建议民主党派参加土改工作案》,在全国政协第十次双周座谈会上提出吸引海外留学生回国参加建设;改革开放后,季方等“三老上书”,卢嘉锡提出大力发展科技和教育,蒋正华提出实施“西新工程”等,这些都是农工党与时俱进的体现,是农工党宝贵精神财富。
(四)百折不挠
农工党是为革命斗争而诞生的,也是在革命斗争中成长和成熟起来的,正是这血与火的考验,锻造了农工党百折不挠的精神。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期间,农工党曾屡遭挫折,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成员遭受残忍迫害。但无论是其创始人邓演达的遇害,还是福建事变的失败,都不曾动摇农工党继续行动、接续斗争的决心。文化大革命期间,农工党以百折不挠的精神,经受住了严峻的政治考验,经受住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迫害,农工党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正是这种百折不挠精神,才使农工党一次次在历史危难关头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三、深刻启示
中国农工民主党对中国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农工党自身也塑造出鲜明的政党品格,演进出特有的历史脉络,铸就出优良的党派传统,回顾农工党九十年的光辉历程,带给我们深刻的启示。
(一)农工党是有理想、有信念、有信仰的政党
农工党是由早期共产党人、国民党左派人士、有革命理想的爱国者,为追求救国真理、探索民主革命而创立的,因此,他是一个有理想、有信念、有信仰的政党。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农工党坚持反帝反封建斗争,以“建立平民政权,实现共产主义”为理想信念,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新中国成立以来,农工党又把“建设一个始终坚持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作为理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二)农工党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具有必然性
纵观农工党的历史道路,可以看出,农工党能够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是历史的巧合,也并非农工党随机的选择,而是历史的必然。主要表现在:一是农工党和中国共产党在思想认识和政治主张等方面是一致的,两者都是唯物主义论,最终理想都是“解放中国民族、实行社会主义”,在革命的实践中,都倾向于“农民革命、土地革命”。二是具有相同的“行动”特质,例如,他们都具有思想行动特质,高度重视政治纲领的作用,并以行动表明政治纲领(秋收起义、福建事变);他们都重视军事行动的特质,强调武装斗争夺取政权,邓演达在宣告建党的致辞中明确提出“军事第一”的主张,这和毛泽东的“枪杆子出政权”殊途同归。三是两党有长期的团结合作的历史基础。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革命斗争的实践中,在经历了挫折和失败后,农工党深刻认识到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深刻认识到共产党才是中国革命的主力,也深刻感受到中国共产党对农工党的引导、关心、支持与帮助。因此,农工党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历史的抉择,具有历史必然性。
(三)农工党的历史、现在和未来都离不开中国共产党
农工党的历史,是一部对中国共产党在认识上不断深化、政治上不断认同、行动上不断靠拢的历史;是一部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帮助和指导下不断进步的历史;是一部逐步走向同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走向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历史;是一部始终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和新中国繁荣富强贡献力量的历史。同样,现在和将来,农工党的发展道路也离不开中国共产党。
四、新时期中国农工党建设发展的展望
忆往昔,我们初心如磐;谋未来,我们使命在肩。今后,中国农工民主党要以自豪而不自满的精神面貌,昂扬而不张扬的斗志,务实而不浮躁的作风,开启新征程,勇攀新高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新的贡献。
(一)把握方向,加强政治建设
纵观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党史,农工党的诞生和发展,都是以理想、信念和信仰为基础的,新时期,农工党要使自身的思想和履职水平与新时代政治发展需要相适应,与新型 政党制度赋予的政治地位、政治责任相匹配,那就要把握方向,坚持思想政治建设优先理念。坚定信念,就要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增进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认同、思想认同、情感认同,号召党员积极投身到我国新型政党制度建设的伟大实践中,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念,坚定践行新型政党制度的政治自觉、理论自觉、行动自觉;就要增强政治认同感,继承和发扬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长期团结合作形成的政治信念、优良传统,树立和巩固正确的参政党意识,为政治建设提供基本保证,为多党合作夯实思想基础。
(二)以中共为师,加强党内监督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是社会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之所以能够“永葆青春”,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而自我革命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党内监督。中国农工民主党也要以中共为师,逐步完善党内监督机制,关键是建立以各自党章为根本、以民主集中为核心的各项制度,包括各民主党派的组织制度、领导制度、生活制度和工作制度。参考借鉴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体系建设的经验,健全完善民主党派内部监督机制。通过加强党内监督提高组织对领导成员个人的约束力,进而增强个人自律。要建立健全民主 集中制、民主生活会制度以及各项议事决策制度,使各项工作有章可循,按章办事、按程序办事,减少工作随意性质。
(三)保持自身特色,健全参政长效机制
新时期,农工党在组织建设上要注重保持自身特色,并保持适度的张力和多样,才能更有利于我国民主政治的发展。随着大批高层次、高智能人才进入中共和政府,党政决策的科技含量和知识含量越来越高,各民主党派过去依靠智力密集的特点所提的理论优势受到挑战。农工党必须迅速提高党派理论水平,充分发挥界别和集体优势,发挥政治进步、组织严密、人才荟萃、知识密集、联系广泛、信息畅通等优势,集合优势力量,集体研究提出问题、集体全面调研、集体讨论研究、集体修改、集体推广,建立健全一整套发挥党派集体优势的系统长效机制。
 
(本文获中国农工民主党成立90周年理论研究优秀论文一等奖,作者德州市发改委社会发展科副科长郑则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