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布基纳法索难忘的一台手术

来源:农工党山东省委  时间:2019-05-17 14:18:28  编辑:

题记:
如果把这次援非比作浩瀚无垠、波涛起伏的大海,而我每天的思绪如同赶海者一般,每天在潮起潮落中拾得一点贝壳留作纪念,聊以慰藉,暂且叫做援布拾贝吧!
——援非医疗队员、农工党员  闫新海
 
今天天太热了,室外温度43℃,但手术室空调偏偏出了问题,室内温度33.1℃,何况还要穿上厚重的铅衣,颈部围上铅围领,再加上防护目镜和手术衣、双层手套,刚给病人患肢消完毒,汗瞬间就出来了。但手术还得正常进行,为避免汗滴在手术台上,我又让巡回护士在手术帽沿边加了一层纱布,尽管如此,每隔20分钟还得让护士清理一下额头的汗水。
在国内做手术,一般所穿的手术衣是棉布的,透气舒服,但术后需要高压高温再次消毒,成本就高了。为了节约成本,减少消毒费用,在非洲的手术衣都是一次性的,材料是无纺布的,透气性差,有汗排不出,手术时间短还可以耐受,时间一长特别不舒服。只有在此时,才念起国内手术室的好来。
患者术前、术后的X片
今天这台手术是左股骨干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内固定采用的是带锁髓内钉,复位、扩髓、打钉都比较顺利,虽然中间出了一个小插曲,一同上台的一位住院医师想体会一下扩髓的感觉,结果在扩大髓腔时没有注意扩髓器与股骨干的角度,在扩髓器通过股骨干最狭窄的地方时用力过大,只听见啪的一声,扩髓器头部折断在骨髓腔里,幸亏卡的不是太紧,用锤子将残留的断端在骨折断端锤出来了。但就在此时,由于骨折断端淤血较多,在锤击断的扩髓器时,一股淤血溅到面部。还好带着防护目镜,血没有进入眼睛,所以说在非洲做手术,防护必须到位,一定慎之又慎才可。
手术结束后,我们的手术衣全部湿透
手术一个半小时结束,脱下手套时,从腕部到指尖手套里全是汗水,身上的洗手衣也全部湿透了。同台的骨科医生N.Paul  Fernand也为空调出现故障导致全身大汗淋漓表示抱歉,看着我两个人洗手衣都湿透了,连声说“Faire des photos” ,意思是拍照纪念一下,我则说“Il  n’y a pas de problème” ;意思是“没问题”。如果在国内遇到这种情况,为了减少围术期感染的几率,十有八九手术是要停掉的,但这是在非洲,遇到停电、停水、空调障碍等意外情况多得很,不能动不动就把手术停了,若因此延长患者的住院时间,患者往往无钱医治就自动出院放弃治疗了,所以只能尽早为其手术,减少其住院的费用。而我们援非的医师现在需要学习的就是适应非洲的这种现状,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既安之,则适之”。
广袤的非洲大陆气候干旱炎热,经常缺水停电,医疗设备简陋,疟疾、脑膜炎、霍乱和艾滋病等传染病不断肆虐。 布基纳法索,是一个非常贫穷落后的非洲国家,我们深知援外医疗是一项艰苦而危险的工作,但我们已经做好克服困难的准备,我们将以精湛的技术、高尚的医德、博大的胸怀、无私的情怀,奋战在医疗救助的第一线,为布基纳法索人民解除病痛,帮助他们提高医疗水平,发扬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中国医疗队精神,用爱心浇铸起中布友谊的桥梁,不辜负祖国人民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