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农工情结

来源:  时间:2015-03-09 12:05:04  编辑:

不知不觉,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已四个多年头了。回首四年间,我曾去郯城马头镇参加活动送医送药,曾去河东区敬老院为老人送温暖献爱心;曾去临沂天使国际特教学校为残疾儿童助残义诊,曾去孟良崮接受红色革命教育、去上海世博会参加考察学习,曾去罗庄册山镇开展送书画下乡活动……这一串串身影,一幕幕镜头,如同电影中的蒙太奇,记录着农工民主党临沂市委的为民务实情怀,感染着我作为一名党员的履职参政之心。也正是在这种升华中,感受着市委信任党员,党员依赖市委,有荣誉共享,有难关共渡,水乳交融,情深谊长之情。
初识农工党,记不清什么时间了,但真正与农工党结缘,源于我们的市委主委马华同志。记得当时是参加一次活动,去临西八路采访沂蒙彩印花布的创作者张明建。好像是为庆祝建国60周年创作的一幅大型作品,与时任区政协副主席的马华主委同车,聊起来,彼此算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我钦佩于马主委待人宽厚、知识面广、和蔼可亲的人格魅力,也源于对农工党的好奇,在采访归途中,我鼓足勇气,试探地问,我可不可以加入农工党?马主委呵呵笑着说,我们不方便接纳中共党员加入。我忙表白,我不是中共党员,我是“无党派人士”。事实上,此前我借助无党派身份,曾担任过第十二、十三届临沂市河东区政协委员,加入民主党派也算水到渠成之事。马主委对此好像有些讶然,没有拒绝、但也没应允。虽然继续谈笑风生,但我的农工情愫已就此萌生。
随后几天,此事就进入了议程。20106月,我实现了人生的一个“华丽转身”。当我收到市委统战部寄给单位的公函、转到我手上时,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我小心翼翼地端详着函上内容:本会于2010522日举行第十三次市委会,会议研究,同意你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的申请……小小的一封信笺,对我而言不啻于大学录取通知,弥足珍贵。想不到我年届不惑,政治事业上又取得了如此突破,怎能不倍加珍惜呢?因而,每次活动我都积极参加,每次会议都认真到会,从不因党龄浅而妄自菲薄,从不因贡献小而固步自封。
加入农工党以后,我就在想,如何为农工党发挥自己的作用,做出自己的贡献来呢?我想到,农工党是一个以医药卫生界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的政党,医药卫生界的人士在党内占很大比例,其他界别的人本来就不多,而从事新闻报道工作的就更是凤毛麟角了。我是区新闻单位的老资格从业人员,又兼正在新闻单位从事现职,因而拍新闻图片、写写划划也就成了我责无旁贷的义务了。同时,我也愿意发挥自己的专长,为党派做出一点小小的贡献。于是乎,每次参加活动我都要及时报送信息,在上级安排撰写论文时,我的《浅议学习践行“同心”思想的四个要点把握》一文,从必须入脑入心、学以致用、融会贯通、行动指南四个方面进行论述,洋洋洒洒地交上了一份自觉合格的答卷。
农工党员普遍素质高,具备高等学历、中高级职称的人士比比皆是,高级知识分子占有很大比例。党员的高标准严要求激励我不断进取、积极进步,在这个大家庭中不致落伍。为此,我于入党第二年申报了单位的职称考试,向新闻专业中级职称发起了冲锋。经过外语、计算机的冲关,又依靠近年来获得的国家级媒体发稿,省市各级获颁的荣誉证书等硬件,艰难地通过了评审严苛的考核,经省人社局批准、成功地评聘为新闻专业记者中级职称,该职称目前为河东区唯一一位,终于圆了我的一个夙愿。而这,也为我今后更好地参与党派事务和服务活动更增添了底气。
在成为一名光荣的农工党员后,我还想去趟南京。倒不是六朝古都的吸引,也不为有秦淮风情,而是有一位与我党休戚相关之人长眠于斯。那就是一位曾经的旗帜性领袖、农工党创始人邓演达。他有极不平凡的经历:14岁加入同盟会,16岁参加辛亥革命,18岁当上了革命军连长。他深得孙中山的信任,在28岁时,就被孙中山授予少将参军职务,负责保卫大元帅府。孙中山还题赠他半身照片,上写“养成乐死之志气,革去贪生之性格”。邓演达一生都是按孙中山的话去实践的。作为最坚定执行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人,邓演达令人敬仰,拜谒中山陵、邓演达墓即成一个夙愿。
“今天的感情,明天的友谊,后天的结果”,这是周围党员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加入农工党后,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大家庭般的温暖。党员无大小,我们像同事、像兄弟、像战友、像一家人,彼此尊重和融洽,互帮与进步。当然,这也是一名合格党员的前提。基于此,也更有信心在繁忙的工作学习与生活中,随着社会政治活动也越来越多,也促使我认真履行参政议政职能,坦诚已见,为国输诚,为维护安定团结、和谐民主的社会局面作出贡献。